<sub id="lf1bl"></sub>

        <address id="lf1bl"><dfn id="lf1bl"></dfn></address>

          <address id="lf1bl"><dfn id="lf1bl"><ins id="lf1bl"></ins></dfn></address>

          <address id="lf1bl"><listing id="lf1bl"></listing></address>
            <sub id="lf1bl"></sub>

          高校師生共讀東方學 探討中國形象的當代塑造

          作者:點擊數:10更新時間:2020-10-16

          2020年10月11日上午,廈門大學新聞傳播學院舉辦了第81期“傳播與網絡”讀書會活動。讀書會在線上和線下同步進行,共計60位師生共同閱讀和探討《東方學》一書。

          在讀書會活動的開始,主持人唐瑋偉首先對《東方學》的寫作背景及作者愛德華·薩義德的生平進行了簡要的介紹,并闡述了在當下閱讀《東方學》的現實意義——加深對于國際環境的理解,思考對外傳播的現實困境,探討國家形象的當代塑造。

          接著,三位研究生朱怡、郭謹寧、莊曉對《東方學》的具體章節內容進行了閱讀分享。朱怡從歷史緣起、歷史發展、政治聯系的角度勾勒出“東方學的范圍”,闡述了“東方學”與“殖民主義”的密切聯系,分享了書中的核心觀點:東方是西方想象與建構的產物。郭謹寧介紹了“東方學”作為一個學科得以形成和發展的歷史,對一些東方學家用以表述東方的方式進行了描述。莊曉介紹了東方學研究從英法向美國的轉移,對20世紀美國東方學研究進行了分析。

          隨后,參與讀書會的同學們開始暢談自己的理解與感悟,針對東方學的歷史與發展、東方學的理論建構與實踐應用、中國的對外傳播與形象塑造等問題展開了熱烈討論。

          研究生巴鑫禹從批判性反思的角度出發,引用了葛蘭西的觀點:批判性反思的出發點是認識到你到底是誰,認識到“認識你自己”也是一種歷史過程的產物。巴鑫禹認為此前的跨文化傳播注重的是研究“他者”,而我們在講中國故事時也需要先做好中國的歷史分析,認識到“我是誰”。

          在老師的分享點評環節中,新華社《中國記者》雜志副總編輯張壘指出,要從《東方學》等經典作品中獲取啟發和思路,從而為現實困境尋找解決路徑。在談到為何要在當下閱讀《東方學》時,張壘提到三個原因,一是理解國家形象難以樹立背后的結構性因素,二是跳出自身、從更廣闊的視角觀察中國與世界,三是知識除魅、理解知識與權力結構的關系。張壘認為國家形象的塑造是一個牽涉多個方面的復雜問題,這不僅是中西方競爭的重要方面,還關系到西方的自我認同及其對于安全感的渴求,更是一種權力的再結構與再分配。因此,中國的對外傳播道阻且長,僅僅依靠宣傳部門來打破西方的文化霸權與控制是不夠的,還要從學術研究上落腳,先充分了解再著力改變。

          進入到交流互動環節,針對同學提出的“疫情期間中國形象塑造”的問題,張壘用新華社在推特上發布并迅速走紅的《病毒往事》作為例子加以闡釋。他認為應該將了解外國受眾的人加入到對外傳播的過程中,用他們熟悉的方式發聲,拉近心理距離,從而實現傳播效果的最大化。在回答“講中國故事的無力感”這一問題時,張壘認為“我們無需過分悲觀”,西方的優勢也是經過數百年才建立起來的,這是一個歷史的過程,我們要通過對外傳遞事實慢慢地進行改變。

          廈門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副院長蘇俊斌與張壘一同探討了《東方學》與另一相關著作《制造共識》的關系,張壘認為《制造共識》是實踐層面的“東方學”,二者結合閱讀更能加深對于“東方學”的理解。廈門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黨委副書記聶鑫用一系列生動的例子,從個體的角度解讀“東方學”。她認為人對于陌生事物的刻板印象不可避免,普通人能做的事情是通過現實生活中具體個體的接觸與交往逐步消解刻板印象。在“全民外交”到來的時代,充分發揮多元主體的主動性,人人參與到“講好中國故事”的過程中來。

          與經典對話,思考當下現實,線上線下的同學們和老師們熱烈交流著閱讀的感悟,在思想的碰撞中2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本次讀書會對《東方學》的閱讀加深了同學們對于“西方如何看待東方”這一問題的理解,同時對現實問題進行了探討。正如與會的嘉賓張壘所言,讀經典文獻是為了尋找當今中國的現實回聲,解答現實迷思,以更多元和廣闊的視角觀察中國與世界。

           

          唐瑋偉

          捕鱼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