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f1bl"></sub>

        <address id="lf1bl"><dfn id="lf1bl"></dfn></address>

          <address id="lf1bl"><dfn id="lf1bl"><ins id="lf1bl"></ins></dfn></address>

          <address id="lf1bl"><listing id="lf1bl"></listing></address>
            <sub id="lf1bl"></sub>

          【兩學一做】潤物無聲寫春秋,一片丹心鑄師魂——記袁蓉芳老師

          作者:點擊數:106更新時間:2017-02-20

          “袁蓉芳,曾任《武夷科學》編輯、《技術美學》編委、《特區時報》記者和復旦大學國內訪問學者;目前,兼任《信息匯報》記者。19858月至今在廈門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任教,主講《新聞采訪》、《新聞寫作》和《新聞評論》三門主干課程,教學嚴謹,頗受學生歡迎。發表在《人民日報》、《中國新聞》、香港《文匯報》、《大公報》、《新晚報》的新聞作品以及刊登在《中國記者》、《新聞大學》、《新聞三味》、《青年記者》、《廈門大學學報》的學術論文受到新聞界和新聞教育界的好評?!吨赜胃V菸骱繁弧洞蠊珗蟆吩u為好稿,編入香港出版的旅游書中;《出家人心靈的泣訴》在《半月談》獲獎后編進《中國優秀編輯記者獲獎作品選》(上冊)。他忠誠黨的新聞教育事業,為培養黨的耳目喉舌作出了無私的奉獻,1991年被評為福建省優秀新聞工作者”。

            

          從聽聞袁蓉芳老師的名字,到經常在學院與袁老相遇一笑,再到參與老先生生前最后一次采訪,我相信,這位和藹近人卻不失嚴厲的老人家,為我國新聞事業和廈大新聞學教育做出的貢獻,遠不是上面幾段文字所能涵蓋的。得知袁老病逝,內心頗感震驚與遺憾,近日,又把這段采訪錄音翻出來細細聽了個遍,聽到最后,不禁眼眶已然濕潤。

          說實話,我和袁老僅有幾面之緣,嚴格說,我們只能算作相遇一場,根本談不上熟悉。一來我從未聽過袁老的課,不是他親自督導教育過的學生;二來我和他的交談不過短短十幾分鐘,要想從這十幾分鐘里聽得老先生的大半生,實在是難上加難。好在當時一同采訪的同學完好無損地將所有對話錄了下來,才有我今日的重溫和感慨。四十八分鐘的錄音,我聽了不下五遍,要說什么最催淚,細細想來,莫過于老人家的細心和親力親為。

          最后的這次采訪,我們提前聯系了袁老,他在電話里得知只有一位女生參與訪談,便約好在院樓見面。我們想到袁老年事已高,于是提出可以去他家里進行訪談,沒想到被他一口拒絕,直到采訪開始后的幾個細節,我們才明白老人家為何不肯讓那位女同學上他家去。采訪當天,因為我還有課,起初沒有計劃一同參與采訪,但想著離上課還有一段時間,便決定去院樓拜見袁老。袁老一看我進來,馬上和另一位女生說:“你們這樣兩個女孩子就可以和我去家里拿材料了,剛剛就你一個女生,那不行的!”簡單一句話,我們聽懂了老先生的意思,感動之余,我坐了下來。采訪中,他突然咳嗽不止,我們以為是門窗大開,讓他有點受涼,徑直走向門口想要關門,不料被老先生一聲呵斥:“不要關門!開著開著!”雖然他老人家沒把話點破,不過我們已經聽出其中的意思。此刻回頭細想,袁老是一位多細心的人吶,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維護女同學的聲譽,七十多歲的老人家拖著病重的身體,寧肯一步一踱的耗費近一個小時,從廈大海濱走到新聞院樓!內心從起初的感動已經滋生出滿滿的自責和慚愧,和老人家的細心相比,我們這群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真的自愧不如。

            

          1983年廈大新聞傳播系創辦,1985年袁蓉芳老師正式走進廈大,成為新聞系的一名老師?;貞涍@段歷史,他說當時學院很缺老師,特別缺教授新聞評論課程的老師,因為新聞評論是一門高級課程,一般老師沒有實戰經驗是不敢觸碰的。而他本是一名記者出身,文字功底極為扎實,又在媒體干過好些日子,于是被領導約請、學生推薦,甚至有學生央求袁老師,承諾“即便老師每次都念講稿,我們也保證絕不缺席”。就在這樣的時代召喚下,一名優秀的人民記者邁上了教書育人的講壇。

          踏入教師崗位,袁老師多年來主要教授新聞采訪、寫作和評論三門課程,退休這么多年,他依然奮戰在教學第一線。就在上學期,他還親自上兩節課,思明校區、翔安校區兩邊跑,甚至為了不耽誤上課,拖著病體一直沒去醫院,總想著學期結束再去也不遲。三尺講臺親自授課、指導學生長征展紀念活動、親臨學院黨支部培訓,袁蓉芳老師與學院、學生的交情似乎一直沒有斷過,他這種“退而不休”的精神感染著每一個新傳師生,令人肅然起敬!

          在教學方面,老先生有著自己獨特的方法?;厥讕资甑慕虝?,他坦言自己是一個很嚴厲的老師,很多學生被他罵哭過,“有一個叫王輝(音)的男生,我叫他去海洋三所采訪,他寫的那篇我說不行,我就敲他,他就哭起來。第三天在芙蓉湖,很遠,他激動地喊我,說要重新寫文?!庇泻枚嗤瑢W都被袁老師這樣劈頭蓋臉的訓斥過,但他很注重學生的尊嚴,他特別指出罵學生的時候絕對不會有第三個人在場,有時候在家里他都會把女兒叫出去,不能讓女兒聽到?!拔液軔蹖W生的,私下罵得哭是沒有第三人在啊,我從來不挖苦學生,李商(音)也有被我罵過的,現在浙江大學她都要當博導了,她的女兒都叫我外公的。當教師沒有別的,一個要愛護學生,一個書要教好,這兩條非常重要,缺一不可?!钡皇撬袑哟蔚膶W生袁老師都采取一樣的策略,“我對學的比較好的都要‘敲’他,有的基礎比較差的我反而去幫助他?!?/span>

          這么多年奮戰在教學崗位上,讓他早早練就了一雙識人的慧眼,過去一些年,人民日報、新華社來廈大招賢都會上袁老師家一起吃個午餐,讓他幫忙推薦幾個學生。他回憶說:“我有個學生叫韓怡丹(音),現在在美國,是個高材生。有一次,我布置作業讓大家寫一篇人物專訪,寫王亞南校長,他當時已經不在人世了,只能通過外圍采訪,韓怡丹(音)寫的非常好,以前新華社、人民日報來要人的時候,我把韓怡丹(音)作業拿出來,他們問我要這個學生”。愛才惜才的袁蓉芳老師一點都不吝嗇自己的資源,只要是業務能力扎實的好學生他都會幫忙極力推薦,讓他們在國家各個機構的新聞崗位上貢獻自己的力量。

          采訪接近尾聲,袁老扶著椅子兩側挺了挺身子,雙手交叉放在腿上,微微抬頭清了清嗓子,“我在廈大教書三十多年了,但我當記者的時間比這要長得多。很多學生畢業許多年對我還是問長問短的。學生們說我書教得好,我懂得怎么訓練學生,新聞系不是教師的搖籃,而是記者的搖籃!”秉持著為國家培養優秀記者人才的信念,袁老這書一教就是三十年,教到走路不利索了,教到口齒不清晰了,但他內心依然秉持著“教書育人”的使命,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站在講臺一天,就不能誤人子弟,不能隨意踐踏這份崇高的事業。

            

          甘為孺子育英才,克勤盡力細心裁。袁蓉芳老師這一生都在與記者和學生打交道,記者生涯讓他練就了一身實戰本領,育人事業助他積攢了扎實的理論基礎,學科知識和業界經驗是袁老一直強調的兩個重點。三尺講臺存日月,一支粉筆寫春秋,袁老之所以受到歷屆同學的喜愛歡迎,除了課講得好外,其獨特的人格魅力也是不可磨滅的重要因素!《禮記》有曰:“師也者,教之以事而喻諸德者也”,袁老正是這樣一位德高望重的教育先行者!

          惟愿老人家一路走好,我們永遠掛念著您!

            

          (新聞傳播學院  成炘儒、袁杜丹)

           

          捕鱼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