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f1bl"></sub>

        <address id="lf1bl"><dfn id="lf1bl"></dfn></address>

          <address id="lf1bl"><dfn id="lf1bl"><ins id="lf1bl"></ins></dfn></address>

          <address id="lf1bl"><listing id="lf1bl"></listing></address>
            <sub id="lf1bl"></sub>

          【重走長征路 采訪札記】寧化、清流、歸化

          作者:點擊數:28更新時間:2017-02-20

          由福建省委宣傳部和廈門大學、福建師范大學聯合主辦的“青年新聞人  重走長征路”活動于2016年9月5日至9月12日進行,分龍巖路線和三明路線,其中三明路線途徑三明市內的明溪縣、清流縣、建寧縣、寧化縣等地,同學們通過本次活動收獲了很多感悟和體會。以下節選部分內容:

           

            

          八十年前,中國工農紅軍翻山越嶺、歷經艱難險阻,最終成就了二萬五千里長征的勝利;八十年后,我們這些青年新聞人再一次重走漫漫長征路,在紅色文化的洗禮中領略到了中國共產黨的偉大平凡。

            

          明溪縣

          “陽春布德澤,萬物生光輝”,在明媚的晨光中,汽車繞過彎彎的山路,明溪縣夏陽御簾村的牌坊屹立眼前。

          村里古色古香的兩層木式建筑還保留著原來的風貌,一條從村頭流淌至村尾的鯉魚溪清澈見底,滿臉皺紋的老人熱情地塞給過往的游人一個農家特產米果……御簾村給人的第一印象是一個悠然的世外桃源。

          然而,在這個樸拙的村落背后,卻隱藏著一段壯麗的紅色記憶。

          19337月至19341月,為應對國民黨第五次“圍剿”,彭德懷、楊尚昆、騰代遠率領由工農紅軍紅三軍團和第十九師組成的東方軍入閩作戰,在御簾村張氏祖祠內設東方軍司令部,并在隨后的攻打沙縣盧興邦中取得大捷;在進攻期間,東方軍還在御簾村雍睦堂設置戰地醫院,救助傷員。整個御簾村都住滿了紅軍,他們與村民同吃同住并培養了深厚的感情;同時,御簾村村民對紅軍也表達出了極大的熱情,村子組織了200余人參與傷員、物質的運送工作,也有很多村民將自己的孩子送去參軍。

          用半天的時間參觀御簾村,我們的腳步只丈量了當年紅軍長征很小的一部分,卻也足夠我們感受到當年紅軍厚重濃烈的紅色革命歷史和愛國情懷。

            

          清流縣

          歷經一個多小時的車程,“青年新聞人重走長征路”活動的三明分隊來到了第二站——革命老區清流縣。在這里,我們分別走訪了毛澤東舊居、中華桂花文化園、龍泉魚莊等地,不僅在紅色元素的洗禮中體悟長征歷程、重拾長征精神,還在參訪當地企業運作的新模式中展望了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的美好前景。

          位于福建省西北部的清流縣歷史悠久、山川秀美、物產豐饒,有“山區明珠”之美譽。土地革命時期,清流是原中央蘇區二十一縣之一,是中央蘇區面向永安、延平一線的東方門戶和重要屏障。自1930年至1934年,毛澤東、朱德、彭德懷、陳毅、羅榮桓、葉劍英等中共老黨員都先后在這片紅土地上親身進行了革命,也在同時留下了光輝的足跡。

          清流,在那風雨如晦的崢嶸歲月中,正如其名。她就如同一股清流,源源不斷地將生生不息的力量注入到了革命的洪流中:有27千多清流兒女參加了革命斗爭,占到了當地總人口的將近一半之多。

          19301月中旬,毛澤東率軍進入清流時,就在位于林畬鄉、原為林畬邱氏祖厝的“詒燕第”駐宿,并在這里寫下了膾炙人口的壯麗詞章《如夢令·元旦》,展望了“風展紅旗如畫”的美好革命前景。雖然歷經了半個多世紀的風霜雨雪,但幾經修葺后,林畬毛澤東舊居依然較為完好地保存了下來,并且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革命傳統和愛國主義教育作用。

            

          建寧縣

          “青年新聞人重走長征路”活動的第三站,我們三明分隊來到了福建省建寧縣,分別走訪了修竹荷苑、桃李觀賞園、電商產業園等地,親眼見證了當年紅色長征路如今結出的累累碩果。

          前一天的晚上,我們在建寧縣城品嘗了美味的蓮子粥,而這天一大早,我們便乘車出發,追隨著清雅的芳香,一路前往距建寧城區約20公里的建蓮產地——修竹荷苑。

          “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荷花是中國十大名花之一,歷來為文人墨客所歌詠繪畫并賦予深意。而建寧是“中國建蓮之鄉”,已有千年種蓮歷史,其種植的5萬多畝建蓮為歷代皇家貢品。其修竹荷苑被列為國家級農業旅游示范點,福建省內首個以蓮為主題的文化展示館坐落其中。

          展示館建筑面積達2000平方米,上下兩層的主要展示內容包括“蓮科普”、“蓮文化”、“建蓮科研”、“建蓮成果”四個部分,綜合展現了蓮文化從遠古傳說、詩詞歌賦到和平友好政治寓意、黨政機關廉潔形象的發展進程,同時也展示了蓮鄉人民依托蓮產品的多元開發實現增收的致富之路。

          在蓮文化展示館內,身著水墨蓮花圖案的旗袍,講解員寧建英為我們詳細地介紹了建蓮的花期、價值、衍生品等。

          指著展館門外的滿塘蓮花,寧建英告訴我們,七月中旬到八月是建蓮大片盛開的花期,同時也是蓮文化旅游和選購蓮子的旺季,最高峰時期每日參訪人流量可達一兩千。建蓮具有豐富的食用、觀賞及藥用價值,因此也衍生出了一系列諸如蓮子粥、蓮子餅、蓮房脯等荷花藥食產品以及荷花水景、盆栽盆景、荷花插花等荷花觀賞產品。

          1931年,工農紅軍第二次反“圍剿”勝利后,毛澤東主席到建寧西門了解情況??吹疆敃r損壞了的蓮塘,毛主席隨即帶領紅軍戰士幫助農民修繕蓮塘。之后每逢花季,經過修繕的蓮塘都會荷花滿塘、齊吐清香。

          為表達蘇區人民對毛主席當年親手挖過蓮塘的感激之情,在1959年建國十周年觀禮之際,建寧縣特地精選了10斤西門蓮晉京。而建寧縣革命紀念館至今還珍藏著中共中央辦公廳的收條。

            

          寧化縣

          “青年新聞人重走長征路”活動的第四站,我們來到了有著“蘇區烏克蘭”、“長征出發地”美稱的福建省寧化縣,參觀走訪了里坑村閩贛省軍區司令部遺址、紅軍長征出發地廣場、石壁陳塘村紅軍醫院舊址等。在這些革命舊址,我發現了不少長征時期留下的墻體標語和壁畫等墻面藝術,其中不乏新奇有趣的內容。

          首先,我們來到了里坑村。傳說中的閩贛省軍區司令部就曾經坐落于此。在司令部舊址附近,有很多紅軍長征時期遺留下來的木質結構老屋。許多老屋都曾是紅軍當年的駐扎地,它們的外墻上至今還保留著長征時留下的標語,例如具有濃濃時代特點的“只有蘇維埃才能救中國、“完全徹底地為人民服務”。

          繞過搖搖擺擺悠閑走過的鴨群,我們又來到了位于小山坡上的何口伍家屋。這里曾是紅四軍一縱隊駐扎地,時至今日,老舊墻面上當年紅軍寫下的的白色標語依然清晰可見。

          隨后我們來到了位于石壁陳塘村的紅軍醫院舊址。據說,這是福建省保存最完整、功能最齊全的戰地醫院遺址。醫院按職能分為住院部、后勤部、行政部等部門,另有操練場和紅軍墓地。紅軍醫院曾經救治過幾百傷員,而紅軍墓地也埋葬著70余丘共100多重傷不治的紅軍烈士。在戰爭最激烈的時候,由于犧牲的戰士人數過多、時間過于緊張,人們有時會將十個甚至十幾個紅軍烈士合葬一處,這也就是紅軍墓地只有70余丘卻一共埋葬有100多戰士的原因。紅軍醫院里也遺存著許多長征時期的標語和呼吁戰士們注意個人衛生的壁畫。在經年累月的風雨剝蝕中,有些標語和壁畫已模糊不清,但仍有一些保存較好、清晰可辨。

          同樣是在寧化縣,我們還走訪了曹坊鎮石牛村,深入到了“整村推進”、“精準扶貧”的第一線,切身體驗到了農村新型農業發展方式所帶來的巨大收益。

          曹坊鎮石牛村是省級“千村整治、百村示范”村,同時獲列省級“一事一議”精準扶貧整村推進重點村。早在1998215日、習近平總書記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期間,他就曾親臨石牛村下賴考察,對寧化農業、農村特別是農民脫貧致富奔小康工作作出了重要指示。

          為響應號召,該村大力開展了精準扶貧的工作,并實現了全村農民人均收入的大幅提高。

          19988月,寧化王中王辣椒專業合作社成立,通過“土地流轉、訂單生產、家門口就業”等方式充分利用閑雜地塊、閑散勞力與閑余時間。同時,合作社將上級扶貧資金量化折股,使股權歸公、股利歸民,保證每個貧困戶都能享受到股利分紅。截止至2016年初,包括入社的46戶貧困農,合作社社員已達328戶,并已累計使46戶貧困戶得以脫貧致富。

          為解決貧困農戶的穩定就業問題,該村利用結對幫扶,整合各項扶貧政策資源鼓勵青壯勞力進行自主創業;通過協商,該村還整合了附近企業的就業資源,為村民打造了家門口就業平臺。

          通過深入石牛村精準扶貧的一線進行采訪,我們可以預見到全國范圍內貧困鄉鎮未來的發展前景:農村的精準扶貧必須建立在當地的獨特優勢條件之上,以特色農作物為基礎發展而來的一系列衍生產品都可以成為其獨特的發展方向——在擁有明確發展目標的基礎之上,農村便可以更好地利用政府的補助來實現全村的發展。針對貧困農戶,石牛村的結對幫扶、產銷結合、入股分紅都不失為實現其脫貧致富的好方法,但若是想要從根本上實現中國數量龐大的貧困戶之脫貧致富,我認為更好的做法是授其以漁。國家政府應以更優惠的政策作為支撐,在各個鄉鎮為各大高校畢業生提供施展拳腳的機會,吸引其返鄉任職,利用其所學習到的科學知識引導整個鄉鎮的發展;國家還應將原本直接補助于農戶的資金進行更好的利用,在各級鄉鎮為貧困農戶進行農業技術的培訓。這不僅僅能使貧困農戶更好地掌握生產技術、實現增收,而且還能通過技術的培訓激發出其可能存在的新的想法。而這些新的想法一經推敲,也許便會成為更符合當地現狀的發展模式。

          現如今,農村的發展不僅要以實現增收為重點,同時也應以改善農民的生活為重點。在對農村經濟進行精準扶貧的同時,農民的生活環境等方面也需要加以改善——這也是我所認為的同樣需要精準扶助的一個方面。只有經濟發展、生態友好、精神充實、公共服務提升,農村方能實現真正的“脫貧”。

           

                                                                                           (by 毛新語)

           

          捕鱼高手